简体   |   繁体

2019年中資美元債發行規模達峰值,2020年持續關注城投、地産美元債

一、2019年中資美元債市場回顧

自2015年至今,中資離岸債劵的發行規模持續攀升。中資美元債的發行量約占離岸債券總量的90%。據Bloomberg數據,2019年全年,中資美元債共計690筆,總發行規模爲2,250億美元,無論是筆數還是融資總規模均到達峰值。從發行人所處行業來看,美元債發行仍以地産、金融和城投爲主。因其收益率較高、與境內年期爲3年評級爲AA+的債券的收益率之間的利差逐漸擴大、供給充足,違約率較低等特徵,中資美元債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境內外投資機構的關注。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以來涌現了許多永續債的發行,其中不乏次級永續債的發行,成爲市場的一大亮點。

存續規模方面,中資美元債的存量金額超過8,000億美元,2019年地産、金融板塊的存續規模較大,地産規模占比超過20%,銀行占比15%,金融服務占比12%,是存量規模前三大行業,發行量分別爲834億元、193億元和279億元。

債券違約方面,境外債市場違約規模小于境內債市場,其中違約的主體以民企爲主。2019年中資美元債違約金額僅爲15.6億美元,與2018年近50億美元的違約金額相比大幅下降。而反觀境內債券違約規模和違約指數呈大幅上升態勢,2019年違約規模達到1,444億元,違約債券數量爲179只,違約的主體涵蓋國企和民企,整體違約情况不容樂觀。

2019年中資美元債市場較爲火熱,主要是受益于美聯儲降息、融資環境改善及缺乏優良投資標的情况下境外債券估值較低從而吸引資金流入。根據美銀美林債券總回報指數,2019年至今中資美元債投資級和非投資級總回報率分別達10.2%和14%。2019年投資級中資美元債收益率跟隨美國國債收益率走低而整體下行130bp,其中前三季度下行127bp,四季度以來收益率震蕩走平,全年利差收窄52bp。非投資級方面,2019年中資高收益債回報率明顯提高,表現優于投資級,回報率高于其他新興市場高收益債。2019年非投資級中資美元債收益率整體下行300bp,其中一季度顯著下行285bp,二季度震蕩走平,三季度出現明顯回調,四季度再度回落,全年利差大幅收窄222bp。

二、2020年中資美元債市場展望

展望2020年,應持續關注城投、地産的美元債。投資級美元債發行人則將繼續以城投爲主,需關注美國國債收益率的走勢與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置換的可能性,從而判斷其收益率。預計地産美元債將保持穩中有進態勢,較小概率會出現斷崖式收縮或爆發式增長。高收益地産美元債應關注國際評級爲B/B/B2(惠譽/標普/穆迪)的發行主體,性價比較高。

2020年仍需繼續關注信用風險和信用分層等問題,一方面受制于經濟增速放緩,中資企業經營將繼續承受壓力,中資美元債券發行人仍將面臨流動性緊張的問題。另一方面,明年將有大量境內外債券到期,其中低評級債券將面臨到期及時兌付的考驗。

中資美元債的供需方面,受國家發改委2019年666號文和778號文監管限制,2020年中資美元債總體供給較2019年大概率不會出現大幅提升,其中投資級供給較2019年可能略有增長,非投資級債券供給預計保持穩定。而需求方面,鑒于目前的低息環境,中資美元債的溢價空間將持續刺激投資人的配置需求。

鑒于目前中資美元債整體收益率、以及和美國國債收益率間的利差均處于較低水平,此外境內和美國信用債估值亦處于較低水平,預計2020年中資美元債收益率將跟隨美國國債收益率區間波動。

注:部分內容和數據摘抄自財經塗鴉